我一直觉得,上帝如果真的爱人的话,她会让人出生在一个被父母期待的家庭里,而不是妈妈想打胎,爸爸不负责任没有爱没能力,社会国家福利差,天天绞尽脑汁想着榨干人的剩余价值。全世界分配不均,1%的人靠吸99%人的血来活,人民生来就是奴隶,原材料,耗材的世界。我就问一句,上帝真的忍心?上帝爱人类会把她爱的扔进地狱里吗?就像你会把你爱的小猫小狗扔进狼窝里玩大逃杀游戏吗?

我真的求求宗教人士了!求求各位别在借着上帝的名义来实施自己的私欲了!就像CCP总是借着人民的名义来奴役人民!

如果你们这些烂人类没有建造出更适合所有妈妈备孕的环境,所有孩子成长的世界,如果你们这些烂人类天天只想着怎么竞争、控制、征服、分隔、歧视、伤害、剥削你们的同类,屠杀动物,污染地球……我想,你们值得一个大灭绝真的!

居然每天还想着要控制女人的身体为自己牟利,打着什么人类的大旗,宗教名义?照照镜子吧,你们那虚伪丑陋的嘴脸,真的很像CCP!难看极了

#人间观察室

最新一期的柳叶刀封面​​​:
废除妇女堕胎权不会消灭堕胎,只会消灭安全的堕胎(不得不堕胎的人将被迫采取非法、危险的方式)。很多女人将因此而死。

@nanxuan 我看到那条爆炸性新闻了,香港流亡去英国的历史学家在英国的档案馆找到了当年的历史文件,证明了当年英国没有给香港普选权是因为ccp从中作梗,威胁说如果实行普选就提前武力收回香港,我震惊了(其实也不是很震惊,毕竟ccp是一以贯之的无耻,秦制最擅长的就是欺骗民众了)

前几天在商场喂奶,看到哺乳室里有品牌方赞助的免费溢乳垫,就拿了两片。

今天看到豆瓣上,北师大的女生在教学楼里放的卫生巾互助盒,被校方三番五次扔掉,放盒子的学生还被拉去约谈。知道的是卫生巾,不知道的还以为学生发的是法轮功传单。
仔细想想也是,校方反对的不仅是“正常化月经”,他要反对的是女人之间的团结互助,为此不惜以一切力量将以瓦解

douban.com/people/163883162/st

I am going to have a tough conversation with pastor about IGBTQ+ inclusive but I don’t think I could convince him to change his mind. He cannot change my mind either. So what’s the point of talking with him 🤣, guess I am addicted to tough conversations

I talked with a guy on HelloTalk who is Chinese Canadian. He pretended to be a white guy from UK which is so weird. The minutes he started talking I know he is Asian though his English is flawless. The way he answering my question or asking my question is so toxic masculinity. Don’t know why people hide their identity online. So strange 🤔

講起來郵件很好笑的事情,之前教會有新小哥來。就覺得他笑起來很可愛,問他要了電話,希望有空能hangout 一下。結果對方寫了「論文」給我,用聖經的話拒絕了我。又不是要泡你,有病吧⋯⋯ 我真的是氣笑了,要泡你我會直接說要泡你。我這麼直接,翻白眼🙄️

@secretgoldfish 不过我想说一句,除了东亚,整个人类都好不到哪儿去。我朋友里和外国男性恋爱的,一样挨家暴,精神冷暴力和频繁殴打都有,而且不止一位。但这些男人都凭借自己作为白人男性生活在自己国家的特权,以及女方作为中国女性的弱势地位,导致女方很难及时终止和他们的关系。
我认识的被家暴的女性朋友里,被殴打得最惨的就是这个处境的,还真不是在中国的。
所以也不必只骂东亚了,全世界哪里都有女人被吃,东亚女性只不过可能由于出生在这个烂地方,被吃得更惨罢了。当然,更不要说非洲或者中亚、印度、阿拉伯等等。父权制不分国籍,如果分,也不过是在根据女人的国籍来给她们挣脱的难度分等级。

Somebody gave our Android app a 1-star review on the Play Store because "there is LGBT" [sic]

可悲的是,唐山这么严重性质恶劣的事情,还是跟西安地铁一样,不仅没有一点点震慑作用,反而再一次沦为男人威胁女生的谈资,我已经在小红书刷到了好几个姐妹吃饭时候被陌生贱男要微信的事件,相信没发到网上的还有更多,太绝望了

家里一位老人因为失去自理能力进了养老院。这周给他打电话,老人在电话里快哭起来,说好像进了监狱。他谁也不认识,没有朋友,同楼层只有几个痴呆状态的老人,没有任何人能聊聊天。我问,那每天去街上转一转呢?去活动室认识其他楼层的人呢?他说,要坐电梯下楼或去其他楼层都需要院长批准,更不可能出门。每天唯一的活动就是在过道走一走。

我理解养老院要重点防护,每一次的疫情爆发,养老院都是最惨烈的地方。但在一个根本没有疫情的城市,以为你好之名把老人这样关起来,只能说根本就没把他们当人看。打出这句话我觉得我又说错了,这样被关起来的才不只有养老院的老人。

心理医生问我抽不抽烟,我说极度焦虑的、压力巨大的时候抽烟。他问抽什么烟,我说万宝路。所以这和病情有什么关系

大陆的第一个双泛性恋团体,“r&B双性恋团体”的公众号“rnB双生活”被封禁。图里的二维码是ta们的新号,图片来自微博@同语CommonLanguage。
这片土地上,哪里是我们的容身之处?

Three secrets of resilience people: They know suffering is part of their life Hunting for the good stuff Asking themselves what I am doing is good for myself or harmful to myself

Show older
Aus.Social

Welcome to thundertoot! A Mastodon Instance for 'straya